關注我們
贏商網 > 人物 > 人物故事 > 正文

地產二代開始“退場”:或“讓位”經理人,或自立門戶

樂居財經
摘要:珍惜子女羽翼,擔心二代會被債務等問題波及,是地產創一代“狠心”讓二代撤退的最重要原因。除了撤退、堅守,他們也有一部分另立門戶。

作者/呂秀倫

在地產圈,一位67歲的房企老板,不僅向政府寫求救信,還北上跑去找王健林親自借錢。這成了眼下大多數創一代老板們的縮影,他們都在夜以繼日地通過各種渠道融資找錢,爭取讓企業活下去。

另一邊,不少房企迫于各方壓力召開懇談會,與投資者和債權人坦誠溝通。在溝通會上,出面說話的主角也依然是地產創一代,他們幾乎都是50后或者60后,兩鬢蒼白,有的甚至在醫院但仍連線現場,回復各方質疑。

這些創一代老板都曾是笑傲商界的地產梟雄,從一路白手起家到創造千億、超千億神話。但如今,他們卻要90度鞠躬公開道歉,懇求債主們多給些時間,讓企業緩一口氣,不免令人心疼。

在地產行業近二十年來最艱難的時刻,創一代老板的兒女們大多已成年,有的也成家立業、步入而立之年。他們頂著國外名牌大學的光鮮履歷,卻不能站出來同父輩和公司共患難。

更有意思的是,一些房企暴雷后,很多創一代不僅沒有將孩子推向前臺,反而將孩子“保護”了起來,從相關公司中撤下了他們的職位。在這些創一代看來,“兒女都很年輕,閱歷、經驗都不足以應對當前的危機。讓出位置,是對他們最好的保護。”

但仍有地產二代挺身而出,扛下了父輩重責,例如,藍光二代楊武正直面公司高達300多億未償還債務,佳兆業二代郭曉群協助需要與投資者對理財產品兌付逾期問題協商補救措施等等。

二代撤退潮

選擇在企業困難期讓二代“退場”的有閩系房企禹洲。

去年12月20日,禹洲掌舵者千金林禹芳因工作調配將專注于禹佳生活服務的管理工作,已辭任禹洲集團執行董事及可持續發展委員會主席。同時,林龍安親自掛帥可持續發展委員會的主席。

林禹芳獲委任為禹洲執行董事時,她才24歲芳齡。據樂居財經了解到,林禹芳持有舊金山大學國際貿易文學學士學位,自2017年8月至2018年10月在中銀國際證券擔任分析師并專注于房地產行業。

而眼下,林禹芳在禹洲執董之位上才坐了三年多時間,就匆匆離場,或許跟禹洲遭遇流動性收縮脫不了關系。今年3月初,禹洲因2023年到期的8.5%優先票據利息在2022年2月4日到期應付,但30天寬限期已滿而公司并未于屆滿前支付有關款項。

林禹芳將工作重心挪至物業的不久后,禹洲物業便以10.58億元賣身予華潤萬象生活,回流資金或解地產“近火”。

比禹洲千金變動稍早半個月,佳兆業董事局主席郭英成千金也選擇了離場。去年12月初,佳兆業美好表示,郭曉亭辭任公司執行董事兼副主席一職,以投放更多時間于其他公務。

除郭曉亭外,郭英成的另外兩個女兒也匆匆離職。其中,郭曉欣分別辭任佳兆業資本執行董事、佳兆業健康執行董事及聯席總裁;這距離郭曉欣佳兆業資本上任僅過了不足5個月,佳兆業健康上任不足3個月。同一天,上任不足5個月,時年22歲的郭灝麗辭任佳兆業健康執行董事。

與禹洲一樣,佳兆業同樣面臨流動性危機。去年11月初,數百名理財產品投資人前往佳兆業討要說法。因身體原因住院的郭英成沒有逃避,選擇“站出來”與現場投資人音頻連線,承諾佳兆業一定還錢,懇請投資人能寬限一點時間。

此時,佳兆業面對相關理財產品高達127.88億元的規模,郭老板迅速將資產處置提上日程,積極展開自救,此舉也得到了外界的認可。

眼下,暴雷5個月后,佳兆業迎來了兩位“白武士”。4月2日,佳兆業、招商蛇口、中國長城資產在深圳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三方將重點圍繞粵港澳大灣區城市更新、房地產開發、商業綜合體經營等領域開展全面合作。

地產二代撤退的最新趨勢,蔓延至潮汕房企龍光身上。

不久前,龍光千金紀凱婷離開了龍光集團授權代表及非執董的崗位,龍光副總裁肖旭接替。對此,官方給出解釋是她將更多時間投放于個人事務上。

殊不知,90后的紀凱婷在龍光集團董事會任職超10年之久。早在2011年,紀凱婷從倫敦大學學成歸來,便助力其父紀海鵬將龍光推向資本市場;去年,胡潤研究院發布《2021胡潤女企業家榜》,紀凱婷與父親紀海鵬以420億元財富排名第15位。

雖然二代選擇退出,但創一代仍在堅守,紀海鵬表示,“堅決不逃廢債,要全力盤活處置資產、解決當前流動性困難,企業有決心、有信心化解接下來的債務風險問題。”

此外,這位56歲的實控人還承諾,以龍光交通集團持有收益權作為境內債的還款支持。另據樂居財經獲悉,4月26日,新世界發展擬19.02億收購龍光交通廣西子公司40%股權及債權。

“讓位”職業經理人

此前,地產二代接班潮,風起云涌。如今,企業陷入危機后不再是“上陣父子兵”,二代們紛紛選擇逃離地產行當。

雖說護犢之情,人皆有之。但外界好奇的是,這些地產二代們為何不能在這次危機中站出來,與父輩和公司同患難?

一方面,目前房地產面臨二十年來最寒冷的冬天,房地產企業銷售下滑、債券違約、理財產品逾期、土地流拍、公司破產等現象層出不窮。如今,行業形勢之復雜,壓力之沉重,前所未有。此情此景,對于很多侵淫地產數十年的“創一代”來說都是棘手,更別提稚嫩的二代了。

另一方面,房企遭遇危機,更多的是需要創一代出來坐鎮,穩定軍心。往往這些創一代經過多年的打拼,積累下了諸多人際關系資源,與政府、金融機構、投資者等不同主體談判時,能化被動為主動,起到地產二代所發揮不了的作用。

例如,世茂集團許榮茂則通過自己朋友圈,低調賣掉了香港等地的資產;53歲的林騰蛟則親自率隊前往大本營福州,尋找資金盤活資產,為陽光城增加流動性。

但地產二代的能力尚處于積蓄階段,他們習慣了“穿西裝”,不適應“穿草鞋”。

幾乎清一色的地產二代都有海外留學的背景,大部分學的是管理或金融專業。而在他們成長過程中,也被父輩保護在“溫室”中。不像“創一代”們在進入地產之前,可能是農民、包工頭、記者等起家,經過無數社會歷練和鞭打,才摸爬滾打到今天的位置。

所以,二代“讓位”職業經理人或更為合適。例如,一些暴雷房企處于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在沒有明確化解風險前提下,讓專業的職業經理人來管理會更穩妥,畢竟大部分地產二代經驗和閱歷尚屬欠缺。

若二代與職業經理人同時在位,在處理問題上難免會有分歧。這時,地產二代主動“退位”,或許能讓職業經理人在解決問題時阻力小。此前,地產圈有不少創二代上位,便招兵買馬培養自身勢力,致使經驗豐富的元老級人物離職。

珍惜子女羽翼,擔心二代會被債務等問題波及,也是地產創一代“狠心”讓二代撤退的最重要原因。

往往企業暴雷后,諸多司法案件也會隨之而來,作為企業高管或多或少都會被牽連。這時,地產一代或也出于護犢之心,讓二代從公司“隱退”,保證子女不要被企業的負債所牽連;等行業回暖、企業經營恢復正常,一代又將讓二代重回崗位。

此外,另一種可能是集團層面考慮出售資產的考量,需要二代讓位。

以佳兆業美好為例,早在去年10月中旬,佳兆業便與中國山東高速金融集團有限公司訂立一份抵押協議,抵押佳兆業美好67.18%股權。若無法贖回,則意味著佳兆業美好將易主,二代讓位也是必然。

堅守中的二代

曾經,有網友問某地產二代,你這么努力是為了不繼承家業嗎?他說,“做好了是應該的,做不好脊梁骨被戳碎,我不去。”

這句話道出了絕大部分地產二代的心聲,守業更比創業難。但如今面對行業至暗時刻也有迎難而上的地產二代。

2022年新年第一天,楊武正親自寫了一封家書,激勵全體藍光員工:心中有光,不懼路長。

自去年6月,26歲的楊武正從父親楊鏗手中接過藍光發展董事長的權杖,他就沒有停歇。有人說,他是地產最慘二代,還沒有享福,就要扛起父輩的債務。

但在楊武正看來,有些事情沒有辦法與世界和解,但是顛沛的命運是生存的張力。在內部,他為藍光人推薦了一本讀物余華的《活著》。相比于書中主人翁在“活著”處境上的選擇,楊武正也面臨著企業“活著”的生存命題。

在去年的投資人電話會議上,楊武正面對質疑,鏗鏘有力的作答稱,“我們絕對不會甩賣公司,藍光也沒有考慮讓出控制權。”少帥的魄力和不服輸的態勢溢于言表。

如今大半年時間過去,藍光發展雖然還在債務泥潭中艱難前行,累計未償還債務本息328.22億,但少帥楊武正并未放棄,仍在拼命修補藍光這艘大船。

又如,郭英成子女中,三個女兒已經被“保護”起來,但其子、92年出生的郭曉群仍擔任佳兆業集團執行董事、聯席總裁一職。他也是最早進入佳兆業系公司的是佳兆業二代,于2017年加入佳兆業,從深圳區域總部開始做起。

2020年,是郭曉群正式上任的關鍵一年,他逐步被推向聯席總裁的核心管理位置。

過去兩年多來,除了以公益形象活躍于臺前,加之出席業績會以外,郭曉群公開露面次數屈指可數,延續其父一貫的低調氣質。但眼下,佳兆業暴雷風波,使他不得不扛起家族給他的重擔,不僅需要與投資者對理財產品兌付逾期問題協商補救措施,還要輔助父親處置資產。

而在外界看來,此輪地產下行中,最能扛住的地產二代莫過于世茂許世壇,他不僅對外直面投資者出席各種溝通會,對內還不斷加速推動企業的資產處置與銷售回款。據媒體報道,世茂在貨架上擺出了30余個資產項目,總資產近800億元。剔除通過抵押等已經用掉的融資額度,最多可回款236億元。

許世壇父子二人迅速且及時的應對之舉,也給房企二代們上了重要一課:在不確定性環境下,“等、拖、靠、躺”是最大阻礙,開發商只有及時采取行動,儲備資金,增加安全性,才能應對變幻莫測的市場環境。

此外,中南二代陳昱含也敢直面公司業績偏差,出席業績交流會,回應企業和行業所遇到的挑戰。

她坦言,“中南其實是一個非常開放的公司,也特別歡迎有戰投,但不會設一個短期內的目標,這不太現實?,F在可能項目層面上的戰略合作伙伴會更現實一些,也有更多的實施可能性。”

除了撤退、堅守的地產二代們,也有一部分另立門戶。例如,2006年,富力張力之子張量自立門戶創辦實地地產,一度成為百強房企;對接班無感的王思聰,2009年成立普思投資;合生朱孟依之子朱一航切入電競賽道,風生水起。

返回贏商網首頁
日韩人妻无码免费视频一区二区三区_メスのちトラレ_在线_野花社区在线观看高清视频动漫_2021最新无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