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贏商網 > 品牌 > 餐飲 > 正文

成都餐飲人發“求助信”,請求減免租、緩交租!

紅餐網
摘要:房租,正成為當下餐飲人最深的痛。

作者:景雪、何沛霖

一封“成都餐飲創業者聯名求援信”上,集漁、書亦燒仙草、九鍋一堂、甘食記、霸王蝦、吼堂等二十多個品牌赫然在列,他們向房東呼吁,希望能夠減租、免租、延租,而這還只是首批聯名倡議的品牌。

房租,正成為當下餐飲人最深的痛。

“五一”黃金周沒有成為餐飲業全面復蘇的拐點,更長的淡季正全面沖擊著餐飲業。

5月11日,紅餐網記者注意到一封“成都餐飲創業者聯名求援信”,集漁、書亦燒仙草、九鍋一堂、甘食記、霸王蝦、吼堂等品牌在信中聯名表示,期望房東、物業合作伙伴能在減免租或緩交租金方面給予一定的幫助,共渡難關!

求援信內容顯示,此前這些在成都深耕多年的餐飲人對于疫情太樂觀了,以為疫情會在短時間內結束,沒想到,今年五一,成都在沒有大的疫情情況下,顧客大量“消失”、人均消費出現趨勢性下滑,連一貫的節日營銷都失效了。

一起拿出數據并走訪客戶后,他們分析得出同一結論:抗擊新冠疫情的艱巨性、復雜性與長期性,已經嚴重削弱了消費者在外消費堂食的意愿,同時處于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憂慮,消費者未來也越加捂緊錢包。

“由于消費堂食意愿減弱的持續性和長期性,我們將不得不和巨大的成本壓力殊死一搏!”

為此,他們聯名請求“成都好房東”伸出援手,給予一定的減免租或緩交租!

01

房租催命

成為當下餐飲人不可承受之重

這邊廂疫情的反復,餐飲業門庭冷清、人氣冷落;那邊廂餐企的成本也居高不下,高昂的房租、原材料、人工等成本租金,正壓得餐企越來越喘不上氣。

在這當中,房租,是一項商家經營與否都要正常交租的硬性成本,尤其在遇到例如疫情等不可抗的外部因素時,餐企面臨的資金壓力會陡增。即便人力和食材可以適當縮減,租金壓力也會一直存在,關乎生死。

毫不夸張地說,房租,正成為壓倒很多餐飲店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成都當地商戶向紅餐網記者吐槽,今年2月疫情期間,和成都某商業地產續約時,甚至被漲租金30%。

成都某知名甜品店店長徐良(化名)也告訴紅餐網,目前其在成都的所有店面,所在商圈物業并沒有出現減免租或緩交租金的現象,店面租金都是按照原有合同實施。

△圖片來源:紅餐網攝

成都并非個例,在餐飲業受沖擊,復蘇期待屢次落空的“至暗時刻”下,全國的餐飲人都在為房租掙扎,被房租壓垮的故事還在不斷上演。

“2021年都是全額交租,房東業主都不愿意減,更別談免租了。”餐飲商戶徐姐說,疫情反復的時候,她有一段時間沒辦法開門營業,但業主不肯讓步,租金還是要交。

一名叫“風舞月徘徊”的網友向紅餐網記者留言稱,2021年11月因為房東堅持要繼續漲租,他狠心關掉經營了四年多的餐飲店,七十多萬開的賣二手一萬多。“二十多萬的租金每年漲兩萬實在太高,疫情后房東也沒有減免,還表示要繼續漲租。”

網友趙驀的店已經停業了,他說:“房租1.5萬。從去年8月開業到現在,投進去50萬了,一直在貼錢。這次疫情,可能我真的要破產了。”

另一位餐飲店主阿垚說:“我的是3.3萬的店租(地鐵里50平方實用30平方左右,租金比較貴),請了3個人(房租水電工資1.8萬左右),加自己家里人4個人(沒有算工資的),虧得一塌糊涂,還欠幾十個萬,已經躺下了,現在暫時打工還債。”

02

無解的難題

政策惠及面有限,房東也要找活路

對餐飲業而言,房租問題確實很嚴峻,但這卻可能是一個幾近無解的難題。

紅餐網專欄作者鄒通認為,目前來看,餐飲業要解決房租問題,只有兩條路可走。

一是相關部門或企業出手援助。比如,此前中央和地方針對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出臺了減租政策,華為等企業也響應號召減租、免租。

但這條路子目前來看存在一個很大的缺口,相關政策惠及的餐飲商戶實在是太少了。餐飲業,大部分是中小餐企,承租對象一般也都是個人房東,而相關政策減免的主體大都是承租國有物業資產的商戶。

也就是說,絕大部分餐飲企業,并不能享受當下很多政策的“福利”。

△圖片來源:紅餐網攝

大部分無法享受福利的餐飲經營者,就只能走第二條路:嘗試自己去和房東協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積極爭取減租或改變支付周期,譬如協商將支付周期從年付、半年付暫時改為季付或月付。

但協商下來,結果往往并不理想,“中國好房東”到底只是少數。

疫情以來,日料店老板張明積極向房東、物業協商爭取減租。他一共有兩家店,一家承租了公有房產,按理說可以享受到房租減免政策,但由于地方被二房東承包,張明前去商量減免房租的事情,卻一直沒有等到結果。

張明的第二家店租的個人店鋪,他與個人房東溝通的過程更是困難。最后,兩家店房租減免的事情只能不了了之。“打落牙齒和血吞吧。”

為什么會這樣?因為很多房東自身也承擔著沉重的房貸、債務等資金壓力,他們也要養家也要還貸,沒辦法做出太大的讓步。

所以,總的來看,目前這兩條路很多中小餐飲人一眼望去,可能幾乎都是絕路。

當然,確實有的餐企幸運地獲得了租金優惠,但更多餐企尤其是中小餐企已經到了幾乎被租金“逼死”的邊緣。

小 結

時代的一粒沙,落到每個企業身上都是一座山。

這樣的環境下,渺小的個體是無法兜底的,無論是房東還是餐飲從業者。

為此,餐飲人必須做最壞的打算。無論租金減與不減、免或不免,對餐飲人而言,接下來都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一如《求助信》中所說,疫情的復雜程度、艱巨性、長期性都遠超他們的想象,消費者在外消費堂食的意愿已經被大大削弱,疫情結束后顧客會不會“報復性消費”,也得“打個問號”。

如果租金問題不能解決,我們還能怎么自救?這是我們急需思考的問題。

而針對這個問題,此前紅餐網也分享過一些思考(減負!瘦身!已經成為餐飲人的當務之急?。???偠灾?,做最壞的打算,用最大的力氣,活下去吧。

返回贏商網首頁
日韩人妻无码免费视频一区二区三区_メスのちトラレ_在线_野花社区在线观看高清视频动漫_2021最新无码中文字幕